针走民心,“绣花”思维要向更多范围延伸

日期:2019-03-09   

三个关注不同群体的小故事,却让在座几乎每个人都对精细化管理产生了“贴肉”感想……7日的上海代表团全团审议现场,全国人大代表、上海市长宁区萍聚工作室党支部书记、上海市村居协会会长朱国萍在看似“戏说”间实现了她的发言主题铺设:翻新社会管理跟城市管理要像“绣花”一样精细,渴望这根“针走民心”的绵密绣花针向更多范围延伸,始终提升老百姓的幸福感、获得感。

参照社工管理家政服务人员

朱国萍呐喊,家政服务也要绣花式管理。她倡导,参照社工来管理家政服务职员,结合学历、年龄、工作教训等多方面考量,细分等级、培训跟职业晋升制度,让保姆真正像“上班”一样走进千家万户。

天下大事,必作于细。

当下,保姆成了“刚需”——老年人多、二孩多,需要保姆的家庭很多,事实却是请不到、请不好、不释怀;居家养老服务也是错落不齐,满意度并不空想。

“绣花”一样的城市治理,既要讲究谋篇布局,也要关注稍微处的把控。对被总书记寄托厚望,要“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的超大城市管理新途径”的上海来说,如何匠心独运、精准施“针”,“绣”出城市的品德品牌?昨天的审议中,上海代表团的人大代表们有话要说。

保姆的故事

一流城市要有一流管理,要器重在科学化、精巧化、智能化高下功夫。既要善于利用古代科技手段实现智能化,又要通过绣花般的细心、耐心、巧心提高精致化水平,“绣”出城市的品格品牌。

“21世纪什么最重要?保姆!”这并非一句玩笑话。最近,就有两个居民找到朱国萍,请她帮忙找保姆。结果找了很久都不满足——要么年事太大,要么素质太差,要么开价太高。原本以为不在话下的“帮活儿”,却让这位长期扎根在基层一线的老大姐也犯了难。